深柜咖啡壶

我很好。

杂记

感觉自己是个loser,但是没有任何放弃的理由啊,于是就一直踉踉跄跄的向前走,在无法忍受时就把那些无法接受的隔夜鸡汤统统咽下去……

……你问为什么?

当然是——催吐啦!

哈哈哈

鸡汤是说给那些本来就相信它们的人听的。

……

反正,永远——永远应该都不会绝望,因为活得没心没肺。

对于现状感到不满,觉得不应该是这样,但具体是对什么感到难受却说不出来。

跟朋友讨论志向,做着混乱的梦,在二十年后应该就全忘记了吧,真是让人期待呢。

……

在旅途中遇到很可爱的小孩子(小孩子都一样可爱,可爱得像一张干净的白纸),就坐下来面带微笑的听对方讲述自己的故事,眼睛里似乎装了玻璃球,遇到光芒就变得闪闪发亮。

于是瞬间感觉自己身上的杂质被清理的一干二净,如同晾衣杆上散发着阳光(香烤螨虫)的味道的袜子。

……

积灰的钢琴上摆着一只会在暗处发光的蓝色梁龙玩具,在儿时是会抱在怀里睡觉的,将来应该会出现在扎成一捆一捆的卷子堆里。

曾逃到黑暗中,妄想这用这只涂了荧光粉的塑料玩具照明,最后是在一片死寂中很不甘心的跌倒了。过去的梦想和这只梁龙的光芒一样的微弱且渺小,当世俗的阳光掀开幕布时,这份淡淡的光芒就消逝了,留下一片蓝绿色的幻影活在梦里。

……

很悲伤,但是无法理解自己为何悲伤。

没关系,会有比这更悲哀的事情的……

……对吧?

2017.8.10
来来来我把一些设定塞到这里。
乌霜,是一个人为形成的物种,他们的基因由两个团队联合设计。每个人的基因都是被编制的,自我毁灭是乌霜们的终极目标。具Alex说活到27岁就可以变成普通人(假的)。
大部分为女性。
阵营被恶趣味的划分成了九个。
目前z系统只剩下Alex(z-1)一个。在那九个人中有八个死于爆炸。侥幸存活的那一个在了两年半后死于心脏骤停(先天心率不齐)。
在大部分时间线中会在27岁前被自己人团灭。
“自我毁灭是我们的标志,因为我们是乌霜。”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