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死咖啡壶

无糖可乐万岁

(裘佣)阴沉的早晨

ooc
短小无力
没有逻辑可言
公路au
低糖少肉,健康饮食

用来固定义肢的的皮带扎得有点紧了,大腿有些发麻。于是裘克终于放下已经被自己焐热的火箭筒,调了调松紧。
他的旁边有几只箱子,乱七八糟的叠成一摞,有件没塞好的衣服露出半只袖子。
今天早上,他的男朋友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裘克睡眼惺忪的接起来,听到了奈布说了句“我在门外”之后电话就被挂了。
他真的站在门外,在这该死的刚刚四点半的周一早晨,手里提着两只箱子,脸上带着伤,衣服上沾着刚刚凝固的血。
裘克其实挺震惊的。他还来不及发话,早就退伍的佣兵已经冲进了屋里。
“他们知道了,”奈布在裘克的衣柜里拳打脚踢,搜索没有那么鲜艳的衣服——太遗憾了,绝大部分都是戏服,缀着珠子还缝有花边,小熊和小狼在布料上跳舞。
“你之前杀的那个,那个,那个什么小丑……不管他。他们找到了他的骨头,你藏包里的那个。”
“什么?”
“有人拍了照片,还顺便取了证,之后把它们放回去了,真是聪明。”奈布一脸的不耐烦,“我早该料到的。什么样的贼才会翻箱倒柜却只拿走几张钞票。”
“我……”
奈布突然笑了:“不得不说,那个小丑的追随者还真多,尽管他已经死了快一年了,还是有人拼着命找他的尸体。”
裘克没说什么,他开始从冰箱里翻找一些能保存很久的食物。

在这个阴沉的早晨,杀了微笑小丑的罪人裘克和身上背负着无数人命的英雄奈布·萨贝达一起出逃。

奈布坐在驾驶位上,他有些疲惫,可是裘克不会开车。他不知道这早该退休的破车还能支撑多久。如果他停下来,会发生什么呢?奈布想了想,感觉像是有枪抵在自己的背上。
……还是继续往前开吧。
“奈布。”
“怎么?”
“如果我死了,你说会有人找我的尸体吗?”
专心开车的佣兵手一抖,差点来个回旋撞到路边的栏杆上。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奈布甩甩脑袋,兜帽落下来,露出一头乱糟糟的粽发,“你这不活得好好的吗。”
裘克没说什么,车里变得很安静,让奈布有些窒息。
“要是你,哪天,撞到他们的,枪口上,”奈布意识到有些话不说不行,“我一定会把你的尸体抢回来,之后煮了吃。满意吗?我当时就干过这事。”
裘克笑了,笑得比哭还难看,和以前一样。
tbc

评论(7)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