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柜咖啡壶

我很好。

依旧是LOFTER!sans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我都写了些啥

又名《一条妄图开车的咸鱼的垂死挣扎和上吊自杀》

人格分裂什么的超有趣啊【但写不好(哭)

最后一段注意背后。

 

他召唤出一个蓝色的链接,思考该去哪里。

最终他跃入贴吧首页。

令人眼花缭乱的言论连接着对方的思想。无数的AU在前进的路中被它们的创造者遗弃,连一粒灰尘都没留下。仅仅是为了一时的讨论而诞生的产物脆弱而不堪一击,在时间的冲击下面无表情的退下舞台。

 

他想给自己倒一杯茶。

“那个孩子”坐在自己的身旁,眯着眼睛绷着脸,在暗处闪着光的决心并不存在于她的灵魂中。那个孩子和这个人类完全不同。

1572次,没关系的,没关系,这次一定会成功的。

第1572次,那个人类眯着眼睛,把手伸向他身旁有着红白条纹的爆米花盒子,象征性的抓了一把,荷尔蒙和虚假的味道隐藏在她的呼吸声里。

屏幕上的恐怖电影是沉闷老土的套路,如同三十年前的肥皂剧,从内到外散发出温柔的腐烂气息。

被黑色粘液覆盖了的怪物露出牙齿伸出舌头向着女主冲去,拙劣的演技和糟糕的双关黄色笑话满是相似之处。LOFTER!sans的眼眶中白边的“L”不停转着圈,他在思考这个塑料道具的恐怖之处究竟在哪里。

他想给自己倒一杯茶。

那个人类在听见女主角的尖叫声后依凭记忆撞进他身边的骨架怀中,来自肋骨的痛楚差点没让他把爆米花撒在地上。

第1570次,第1571次,第1572次,第1572根骨头,第1572只龙骨炮,他记着呢……

一片空白

看啊,他又一次失败了,第1573次。

 

深入骨髓的墨绿色魔法涌上他的颧骨,呕吐的欲望使他全身颤抖。

他不会为此感到“骸”怕。

那个孩子在很久以前就消失了,或许是因为没有明确的性格?它消失的比classic还早。他是这具骨架的第二个人格,他身为第一个后继人格很不负责的在两个月后才发现了主体人格classic的消失。

他想给自己倒一杯茶,然而唾液和番茄酱的混合物已经顺着嘴角滴落在空白的地面上。

他呜咽着蜷缩在地上,有几粒灰尘黏在他的指骨上,无法清除。

 
LOFTER!snas不抱有幻想的在一片灰暗压抑的空白中举着一盏马提灯四处游荡,不远处似乎有一条暖灰色的围巾。

他坐在一把椅子上。

木椅上沾着墨绿色的油漆,他想给自己倒一杯茶,但是却实在是懒得动了。他的思绪在空白虚无中游荡,最后返回原处,一次比一次混乱。

远处有一条暖灰色的围巾,上面沾着一些灰尘。灰尘黏在他的手掌缝隙处,他无法把它们洗掉。

周围是一片空白,可椅子的影子确实是投射在这片空白上的。

他从椅子上慢慢的挪了下来,像一滩粘稠的番茄酱一样,倘若他的兄弟看到他这幅样子一定会斥责的吧……

……不,他再也不会了,别骗自己了sans。你是个败者,从一开始就是。而这个事实就像那个孩子的决心一样值得信赖。

他抓起那条围巾,用左手的食指摩擦它的边缘。

有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从他的颅腔消逝了。

 

他蜷缩在地上,灰尘粘在他的每一节指骨的缝隙里,蚕食他的理智。

在不远处似乎有一滩混着血液与番茄酱的呕吐物,散发出败者的气味。

“肮脏的弟弟杀手……”他呢喃出荒谬的词句,在一片同样荒谬的空白中等待时间消失陷入死亡。

“啊呀,你在这里。”

 

人类肆无忌惮的践踏他的耐心和自尊,竟然用他那令人作呕的舌头触碰他的眼眶。

“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那个人类和往日一样令他作呕。

我他妈竟然写了整整一个……啊,不……是整整两个星期

今天很有良心【的补了两百字结果电脑突然就出问题了结果花了好久才把这点玩意给整完

不如归去(举枪)

评论(1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