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柜咖啡壶

我很好。

芥末产物【

AU:Aftertale

之前说好的车开到一半突然就脑洞不够了,于是很不负责的丢下那辆三轮车跑了【

我也不知道我都写了些啥

OOC预警

Aftertale似乎要完结了……突然间就失去了梦想【

感谢九鸭大大的汉化啊呜呜呜




他依旧在等待。

他感受到骨髓中的名为“决心”的毒品在他的骨髓中流动,如同冷却了一半的岩浆。他戴着弟弟的围脖,乱码从身边冒出,遮盖住了他那已经融化的差不多的半边头盖骨。

Geon,genocide。他配不上“sans”这个名字。

他曾在Alphys的实验室中观看那些录像。在他注射那些该死的来自于地狱的执念时那位经常宅在实验室里一待就是几个月的科学家已经离开。

*

那个人类曾经一次又一次的按下“宽恕”,一次又一次的听它的朋友们讲述自己的故事,一次又一次的将地下的囚徒解放。

最终,它觉得无趣了。

“为什么不做些以前从没尝试过的事情呢?”

它按下“战斗”。

在一开始,尘埃的味道使它羞愧,使它恐惧,但它依旧拿起了小刀。

反正可以重置的,不是吗。

与此同时,曾经一直跟随在它身后的那个灵魂渐渐的扭曲了。

*

他注射了决心,在第八根柱子后等待那个罪人的到来。

Undyne在决心中融化了,怪物的躯体无法承担决心。

他一次又一次的杀死那个孩子,看着它的灵魂碎成两半。然而在536次重置后,人类用匕首划开他的衣物,在他的肋骨留下深深的刻痕。

他在走出大厅前看到了那个孩子的眼睛,猩红且炙热,扭曲时间线的决心使它们在漫长的寒夜中发光。

他即将变成一摊灰烬。

*

他的时间是停止的,于是那些从肋骨断裂处流出的血液,或者说是液态的决心,便永久性的留在他毛茸茸的拖鞋和衣服上。

Gater从虚无中出现,黑色且粘稠的黑色物质滴到他的围脖上。

“放弃吧。”

他咬紧牙齿,表情有些扭曲。周围空无一物,连他的影子都消失在了黑暗中,他很“骨”独,但他并非是一个“骨”身一人的存在,那个孩子,也就是那个罪人,在几十次重置前来到了这里,身上的乱码并不比他少多少。

Gaster的脸似乎正在被虚无所吞噬,黑色的衣物将他包裹在一片迷茫里。

“……绝不”

:-I

是的,这就没了【

短小得我简直都没脸看啊【


评论(8)

热度(15)

  1. 明月清疯深柜咖啡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