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柜咖啡壶

我很好。

以卖骨为生Underfell sans

鸡血产物

OOC预警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都写了些什么(举枪瞄准太阳穴)

明天就要登校了结果我还在这里浪

一开始是想写少年uf!sans卖骨头的故事的,结果后来不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和犬犬讨论头盖骨和膝盖以及芥末价格(对不起我还是要吐槽它的价格,太tm贵了)时突如其来的脑洞

哪里有fell哪里就有我!【

欢迎大家手撕咖啡壶顺便把我的作业一块撕了





“嘿,Gaster。好久不见啊,是吧?……”

没有人应答。

空气中飘荡着芥末和陈旧的人类血液的味道。矮小的骷髅抓住自己的毛边领子,身为一种魔法生物,骷髅是不会觉得冷的。

然而他觉得一种冰冷的情感把他的灵魂碾成了一摊尘埃——和他早上在路上看的一模一样,还和雪混到一起了,一阵风就可以把它抹去。

“……嗯,我就是想说一句,你就是个混蛋。抛下我和Papy走了。”

没有人应答。

他从未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他注定只能腐烂,死亡,变成一个名字,或者连一个称呼都不会留下。

Gaster曾经问过他如果得知自己所存在的世界只是为了娱乐他人,他的一切努力都是虚无会怎样。他当时以“当然是什么变化都不会有啦你个傻逼”回应,如今他却无话可说。

在长久到永远的沉默后,他扭头走了。

hotland和往日一样闷热,把杀或被杀奉为真理的居民们依旧野蛮暴戾,今天也在尽自己所能的增长暴力指数和躲避致命一击。

像他这样脆弱的懒骨头能在这种堕落的世界中存活并独自带大自己的弟弟的几率几乎就是零。


“要买骨头吗,Alphys?如果你需要的话我这里还有新鲜的人类手臂和肋骨以及完整的腿……”

“你他妈又杀死了一个人类吗你个智障?”身上散发着泡面味道的新一任皇家科学家尤其加重了那个“又”字,每一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喔喔喔,等等等等,冷静……她当时想用锤子把我的颅骨打碎呢……说实话她真的挺厉害的,那么年幼的一个人类‘骨’身一人一直走到了雪镇,甚至还杀了几个怪物,lv都到3了。”sans一边说着一边敲了敲自己的颅骨,上面有一道一直延续到眉骨的裂痕。

“……内脏呢?”

“肠子和肝被那条该死的狗吃了,我追了几步担心会有其他怪物过来凑热闹就没再追。抢回来的半个肺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就出个价吧……此外你要知道,Papyrus正在长身体,所以我就把心脏炖了汤。”

“你个混蛋。”

“感谢赞美,不胜感激。”对方闭上一只眼睛,眼眶依旧望向他的顾客。

她发出低吼,最后甩给sans30G。


他拍拍Papyrus的头,睡前故事已经讲完了。谁料对方突然一口咬上他的尺骨。

看来他正为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而练习啊,但是就凭他这样的力道根本不会威慑到任何怪物。sans看着他的弟弟迟疑的咬了下去,留下一排浅浅的齿痕。

“就这样?”

“……”

“whops,那么好吧。”


在一声尖叫后sans看到新鲜而粘稠的血液洒在雪地上。

人类的hp已经被减去大半,现在正在断断续续的吐出已经被骨头穿透的肺中的空气,任由它们上升变成白雾,企图在这个世界上再多存活几秒。她的哥哥在遗迹被滚烫的火焰吞噬,于是她便形单影只的一路走到雪镇,她的路程一直到sans看到她为止。

现在在地面上应该是所说的“夏季”吧?她的连衣裙已经脏兮兮的了。

sans尝试着把她升到空中以便带给Alphys,然而她的hp依旧在随时间的流逝而减少,此时已经快到底了。

人类死后不会变成尘埃,随风散去,而是会把自己的尸体留下,作为自己存在过的证明 。

于是他召唤出一根长骨并让它贯穿了人类的心脏。

他感受不到任何一丝一毫的歉意。


“要买骨头吗,Alphys?……”


评论(2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