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柜咖啡壶

我很好。

依旧是性转AU
深夜脑洞大开,结果写出来的东西毫无逻辑和浆糊一样系列ヽ(´・д・`)ノ【看啊我连比喻都不会了……】
2333
——————————————————————
空气中弥漫着早餐的味道,Dipper已经开始想象无数个小分子在空气中碰撞,漂浮,向着四周冲去的场景了。
有什么……不对劲。
由于熬夜的缘故,她觉得嘴里有一种很糟糕的味道。她很清楚现在她要做的就是起床,刷牙,在吃早餐麦片时注视着Mable把甜牛奶洒在桌子上,之后到学校忍受同学们的排挤,原因是她很“奇怪”,竟然会享受于做数学题。
好吧,反正她就是不想承认,她就是不肯承认她在梦中的又一次奇遇。
又一次……
她梦到了Bill
她在那本日志中找到了关于这个古怪的金色等边三角形的信息,说实话,那些文字使她震惊同时无法避免的恐慌。
一个无法理解的变态辣鸡,这就是她找到的关于它的定义了——尤其是它竟然把半瓶番茄酱洒在日志上以至于有两三页纸张黏在了一起。
——————————————————————
Dipper最终还是被自己的胞姐强行拽了起来。
当她们坐到餐桌前时她一边嚼麦片一边对Dipper讲Candy是如何找到一个新的男朋友的。
“额……你要知道,Dipper!【咀嚼】一个有马尾的【咀嚼】金发男生总是非——常——酷——的!尤其是,【咀嚼】他还戴了顶黑色的帽子……哦,当然啦!【咀嚼】是棒球帽……【吞咽】”
实际上Dipper满脑子都是那个玉米片鬼畜的笑声,当她听到“金色的马尾”和“黑色的帽子”时她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这使她皱了皱眉。
正在幻想自己未来的男朋友的Mable成功的误解了Dipper的面部表情,并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的天啊她究竟有什么怪力啊为什么力度这么大啊这不公平尤其是我只有一双面条胳膊)。
“嘿,老妹,你完全不用担心,我敢肯定会有喜欢你的人的!而且他一定和你一样喜欢解密的……”
之后她又轻zhong轻zhong的拍了拍胞妹的背,以示鼓励(哦不我的麦片要卡到喉咙里了救命救命救命救命谁打一下911告诉Wendo我爱他)
这是个糟糕的早晨……迟到了两分钟的Dipper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咒骂那个正在毁掉她的生活的辣鸡等边三yu角mi形pian。
——————————————————————
ヽ(´・д・`)ノ文笔越来越烂啊……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