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柜咖啡壶

我很好。

Craig从齐腰深的水中站起来,他希望自己的母亲不要为了他全身都湿透了而对他发脾气。
他环视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有着红白条纹的大厅里,微弱的光线透过一扇紧闭的门的门缝照射在地板上并避免了整个大厅变成黑漆漆的一片。
就着光线,他看到罐子上写着【Tweak咖啡店】的字样。
“额,你好?”
Craig猛地转过身,他觉得自己出门就是个错误。
面前是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孩子,他披着黑色的斗篷,斗篷罩在他的头上,有几簇咖啡色的头发从及腰长的斗篷中露出来。
谢天谢地不是拿着下了药的糖的恋童癖。
“你不是本地人对吗?”
“额,不是。”
“那么你想回家吗?”
“当然!”
男孩子取下了斗篷,使Craig看的了他头上的熊耳朵。
“嘿,不要担心,我们这里很多居民都这样,所以你完全不用跑啊兄弟!”
“……”Craig想了想还是停了下来,如果他想回家最好还是先耐心听他把话说完比较好。
“我叫Clyde。”
“Craig”
【您的好友Clyde已上线(´・ω・`)】
“嗯,well,你肯定没法攀着那些光滑的墙壁爬上去的。那么你只能去请求Cartman那个家伙的帮助了……如果你一直向前走就可以到Cartman的宫殿了。务必要当心,他是个很残暴的家伙。而且,额,可以说是非常任性……但他可以把你送回去。”
“离这里很远吗”
“……很远,非常远。你得走几天才能到。”
“……”
“如果你想借宿的话请为自己祈祷吧,因为你可能会到Butters家或Kenny家。”
“他们家怎么啦”
“Butters' parents are mad,and Kenny is very poor.”
“好的我记住了。”
“要玉米卷吗?”
“额,谢谢,不用了……”
“那么,务必要记的关门。”
他费了些力气才将这扇门撞开,面前是一个花园。
刺鼻的酒精的味道弥漫在四周,Craig感觉糟透了,这种让他的胃上下翻动的味道使他想起了那些被藏在床底下的大批啤酒瓶。他现在明白门被紧紧关上的原因了。
“你在干什么啊俗人”一个戴着有白色绒球作为装饰的黑帽子的男孩子坐在一朵颜色鲜艳的蘑菇上,就这么盯着他。(Craig怀疑它是否有毒)毫无疑问,如此刺鼻的酒精的味道来自于他身边的酒瓶。
被称作“俗人”让Craig觉得不太好。“Hey,dude,what's your p?!”
“生活就是受罪,我把感情寄托在他们身上,最后他们却离我而去了,毫无征兆的就这么消失了。我看着他们的尸体慢慢腐烂,我觉得我的心已经碎了……”
“额,伙计?”
“你们根本不理解……”

Craig看到了他的黑眼圈与左耳的十字架耳钉后想到了学校里的哥特们。他们认为世界的一切都烂透了,实际上是因为失去了直面生活的勇气。
Craig打算直接绕过这个家伙,但是在他付出行动前,他却把他叫住了。
“我以前没见过你……你叫什么?”
“Craig,Craig Tucker.”
“你是从井里掉下来的?”
“什么井?”
“哦……看来他们已经改了。”
之后他就一直保持沉默,酒精的味道一直都在磨损他的耐心,如果不是因为这家伙可能可以提供帮助他已经早走远了好吗?难道他看不出来自己已经觉得烦躁了吗?
“再见。”他觉得比起在这里耗费时间还不如走错路。
“如果你想快点到咖啡馆或是马上走完一天的路程,你可以吃点玫瑰的茎……”
“什……”
“是草绿色的。”说完他就从那朵蘑菇上跳下,慢慢的消失在比他高出半个头的杂草中。
Craig站在原地,皱着眉看着这个边走边整理自己的黑色围脖的奇怪的人。最终他掰下了那种蘑菇的一角,一种无法形容的香气从裂口处散开。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