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柜咖啡壶

我很好。

@虫的三次方
*写的很烂。
*真的很烂。
*还很短。

“你莫要怪我,这都是你自找的,”那人看起来非常的惶恐,约莫是怕我化作冤魂在三更半夜找他索命,“都是你自找的,皇帝岂是你能动的。”
他在那群人到来时满怀希望的跑去迎接,他们说会保他周全,结果被推搡进屋内,掉了脑袋,温热的血液溅到我的白衣上。
我骂他们的良心被豺狼吃了。
那群人在日落时分把我押走了,他们似乎并不急着杀死我。

青蛇吐信子,老猫舔爪子,屠户磨刀子,这群奴才的主子在尸骨堆上捋胡子。只要他说一声“斩了他”,那群牛马就会把我拖出去,让我尸首异处。
人活着就是一口气,喘不上气,就没了,留下一捧灰烬,再不济连灰烬都被吹散。于是他们就说,这就是你的命,受着吧,都是你上辈子攒下来的罪孽。但万万不可反抗,要隐忍,要赎罪。
……
一群懦夫!
可惜我的脚筋被挑了,不然我还能冲上去掐死他。

天快亮了,或许快亮了,我眼前发黑,甚至看不到一丝光亮。

我破口大骂,缺了牙齿的沟槽中渗出血来,教我说话含含糊糊,吐字也吐不清。
我骂他们的主子,结果他们中的一个一脚踹在我屁股上。我最讨厌别人动我屁股!于是我仍是骂,也只有骂。
然而我突然连音节也发不出半个,哑掉了。
我看到他走向志刚,走向我的作品,我的延伸,要唤醒他。
我给它的披上的那一身红袍干干净净,未曾沾上过半点血污。它安静的待在那里,抱着钨钢杖,像是在打坐。
它醒了,看到的是奕卫国的君主,站在那里,露出的獠牙散发出腥臭。
“你是奕卫国的大护法。”
混账!
我张了张嘴,有东西卡在我的喉咙中,陷在肉里,使我发不了声。
我听见有东西嗡嗡作响,后脑似乎裹了一层湿漉漉的棉花,被裹了布的棒椎一下一下的敲打,使我头昏脑涨。
“他背叛了我们的国家,妄图刺杀皇帝。你,知道该干什么罢。”
它站起来,向我走来,有蓝色的碎片在钨钢杖的顶端聚集。
“疯了,绝对是疯了。”
“疯了。”

我扬起头看向它,嘴角开始痉挛。倘若早一天的话……
他抬起手,钨钢杖直指我额头,表情没有丝毫的波动。连它也这么想么。
那么来啊,杀了我罢!
我扯出一个笑,事实上,早一天晚一天,都无所谓了。就是挣扎,也没什么用了。
我看见白光。
我闻见血肉的腥味,厚重粘稠,一直渗入到奕卫国的土壤深处。

我,已经,是个废人了。憋了两天就整出这点玩意。
其实只有最后两句是用心想了的*咳嗽*

评论(11)

热度(28)

  1. 虫的三次方深柜咖啡壶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这位小天使的扩写!!很有感觉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