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柜咖啡壶

我很好。

熟人的故事

我和她是熟人。

我知道她的名字,熟悉她的样貌,听过她的故事,见过她养的猫。

如今她又一次讲述自己的童年。一切归于寂静,实在是太过安静了。

她会再次提及她的过去吗,像现在一样,像之前那样,用沙哑的声音演绎一段时光。

很安静。

我记不起她的名字,她的名字还是那么美好么,祝福的话语包裹着那些字词。

我看不见她的脸,她的泪痣还在左眼的下方么,像是用墨汁点上去的一样。

我看不清她的轮廓,她还是个年轻人么,从内到外焕发出活力。

我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过她的猫了,还是白色的一团么,会缩在桌子上睡觉。

我记不清她的话语了,她的故事还是是那么温暖和美好么,沙哑的声音像是夹在日记里的泛黄的老照片。

我想赞扬她,我想歌颂她,我想谱写她的诗篇,我想……

……我想我已经忘了她了。

或许我记错了,或许她是个有些胖的姑娘,或许她的生活乏味枯燥,或许她的泪痣在右眼的下方,或许她的猫是灰色的一团。

她曾有过一个动人的名字,一个友善的微笑,一段安静的生活,一只任性的动物。

她曾有过么?

我忘记了。

我全部都忘记了。

这是多么不负责任的一句话,绚丽的记忆就这样随着这句话消失不见了。

什么都不剩。

什么都不剩了。

评论

热度(10)